Freiheit

【凉虔】我男朋友是村霸2 (完结)

两人直播互黑的酒吧保安x村里炒土豆丝厨子的人设

全程沙雕文风 没有逻辑 ooc预警

希望大家喜欢


接前文


3

我是张奇。

我是村里酒吧的保安,但其实我还有一个身份。

上个月我靠在街口,摆出我和外出打工的我剑哥学的招牌姿势,然后我就看到了那个超级无敌巨可爱的刘学煌。

这身高,这苹果肌,这小嘴唇,还有这炒土豆丝的小厨子的工作,这是什么绝世可爱宝贝啊!

在那一瞬间,我就决定了,这个男人我一定要拥有。

没想到我这么容易就表白成功了,看来那么多天的暗中观察没有白费,这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小可爱肯定也是喜欢我的。

不过我表白的时候没敢告诉小可爱我的身份,万一吓到小可爱可怎么办呢。

但是我也知道,恋人之间不能有这么多藏着掖着的东西,正好今天我们在一起一个星期了,我打算今晚去接他的时候顺便跟他坦白。

今晚等到九点半,我刚要跟老万打声招呼先溜走,就被叫住去一趟村南边商店订一下下个月的果盘。

行吧,这个事恐怕还真得我亲自出马,毕竟老万又想降低点成本了。

我琢磨着去一趟商店应该也用不了多久,我去完了直接找我的小可爱就行了,订单可以明天再给老万送回来。

我没想到的是,今天你奇哥竟然这么没排面了,商店的人居然跟我磨叽了半个小时才答应降价。

当我拿着订单去小可爱的餐馆的时候,餐馆果然已经关门了,我X,今天碰到的都是什么破事啊。

行吧,老万的订单给他送回去,奇哥今天也早点回家睡觉了。

可当我回到酒吧的时候,我就觉得气氛有点不太对劲。

每天酒吧大家都是各嗨各的,今天怎么全都围在一块对着角落大笑呢。

你奇哥错过了什么大场面吗?

是不是终于能给奇哥这XX的一天来点有意思的事了?

我往里面一走,旁边的人看到是我来了都自觉让出位置。

然后我就看到了,角落里的沙发上,老万搂着一个人一边喝酒一边大笑。

???

这不是我小可爱吗???

我他妈刀呢???

老万还在给他劝酒,他一边傻呵呵的笑着一边往下喝,喝完之后还喊了一句:我男朋友是这条街最靓的仔!

?????

我知道我是最靓的仔,但是宝贝你被人欺负了怎么还傻笑呢???

我马上冲上去,把我的宝贝抢过来抱在怀里,顺便一手掀了旁边摆满酒瓶的桌子。

看到这阵势,旁边围观的人马上都散了,甚至直接抄起东西跑出了酒吧。

我大声问老万:你这是干啥呢?

他居然还没听清,仍然是迷迷糊糊的在那笑。

这可气死你奇哥我了,我直接抄起一个酒瓶一把把旁边吧台哇哇乱叫的音响打下来了。

这下酒吧瞬间陷入了寂静,老万好像也清醒了过来。

他眯着眼睛,含糊着说:凉晨?你回来了?你这是干啥呀?

没错,凉晨也是我,这就是我的另一个身份,我其实是我们村的大哥大,因为我和老万关系好,我平时伪装成这个酒吧的保安,顺便帮他罩一下酒吧。

但是关系好归好,你这样对我小可爱我是真的没有办法忍你了老万!

眼看你奇哥这暴脾气就要刹不住车,抬手抽老万两个嘴巴子了,我怀里的小可爱突然蹭了蹭我。

!!!!!

我的天呐!他真的好可爱,他回抱住了我,还在我耳边喊我名字了!怎么可以这么软萌!

行了老万今天我饶了你了,我今晚要先回家解决小可爱了,咱们改天江湖再见吧。

 

 

4

我就是老万,村西边酒吧的老板。

我今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其实已经不太记得昨晚发生什么了。

但是我的小男朋友兼金主黄先生坐在我床边满面愁容的看着我,我就有了不太好的预感。

我怕可能是我做错了什么事,就没敢直接问。

直到我在他的阻拦下坚持回到酒吧,望着地上还没来得及收拾完的破酒杯和酒瓶,以及已经被砸坏扔在门口的音箱,我才对昨晚的事有了点记忆。

好像是我一不小心惹到凉晨了???

可是我昨晚也没干什么啊……

我就是想给老万过来送外卖的外甥介绍个对象啊……

老万委屈。黄先生快哄哄我。

 

5

我是小刘。

我今天醒过来已经下午了,而且是在我男朋友的家里。

虽然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吧,但是还是有点害羞也挺开心的。

不过我今天上班是妥妥的迟到了,我男朋友还一定要送我去,等会儿见到老板我再好好跟他解释一下吧。


嗯?不对啊,怎么感觉今天乡亲们看我的眼神都怪怪的?

嗯?为什么老范看到我男朋友仿佛颤抖了一下?对我还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还有为什么听说今天村西头酒吧关门了?

昨晚到底发生什么了,不行我一定要打听清楚。

 

 

6

然而奇哥:我的小可爱不用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他只需要知道他现在已经是我的人了就够了。

村里众人:是是是,凉总我们明白了。

 

 

7

我是小刘。

行吧我还是没打听明白昨晚到底咋了。

但是聪明机智的名侦探柯煌现在发现了一件更重要的事。

悄悄告诉你,你可别告诉别人哦。

 

我男朋友是村霸。




【凉虔】我男朋友是村霸 1

两人直播互黑的酒吧保安x村里炒土豆丝厨子的人设

全程沙雕文风乱写 没有逻辑 ooc预警

 

1

在我们餐馆打工的小刘这两天有点疯。

他炒土豆丝的时候已经大喊了好几次:我男朋友是这条gai最靓的仔。

是我思想落后不了解现在的年轻人了吗?我们村里搞基已经可以这么明目张胆了吗?

 

我不知道小刘的男朋友是谁,但是有个男的总大晚上来找他我是知道的,如果真是那个小兄弟的话……那可能还真是我们这条街上长得最帅的了。

可就算你有男朋友,就算你男朋友是整条街上最帅的,你也不能这两天炒土豆丝总忘记放盐吧?我们这小餐馆的生意可都靠你一手招牌土豆丝支撑着呢。

作为小刘的好邻居加好老板,我决定不能放任这个孩子疯下去,于是我打算今晚找他谈谈。

 

我们餐馆算是村里生意比较红火的,而且我们有夜宵,所以一般打烊会比较晚,通常都是十点钟关门,但今晚恐怕是没法正常下班了,因为刚刚,九点五十五的时候,西边村头的酒吧打电话来定两份土豆丝盖饭。

酒吧老板老万我熟,再加上我这两天正想让他帮我外甥介绍对象,所以就算这么晚了,他们点的单也还是要送,小店现在只有本老板、我媳妇老板娘大人和小刘三个员工,这么晚了我肯定不能惊动老板娘大人,我等会儿还要算账,只好麻烦小刘下班前顺便跑一趟。

但我要是早知道小刘跑这一趟腿要闹出这么大麻烦来,我肯定不让他去。

不对,我肯定连老万这个单我都不接了。

 


2

我是小刘。

我这两天确实有点激动过头了。

但是我激动是有原因的啊!因为我,一个普普通通的炒土豆丝的小厨子,居然被这条街上长得最帅的人表白了!!

街花,就是我男朋友,叫张奇。我到这个村的第一天就碰到他了,他当时正在街口站着等人,一身黑衣靠在墙上,哇塞,那高冷的气质让我一下子就喜欢上了,但是我又不敢跟他说话,那之后也就没见过他了。谁能想到,上周他突然就来找我跟我表白了!你说这我能不激动不开心吗!虽然我还一点都不了解他,但是他每天晚上送我回家真的好贴心,我相信他一定是一个体贴温柔的好男人。

 

但是今晚我可能不能等他接我回家了,因为我答应老板帮他跑趟腿去村西头酒吧送外卖。

我来这个村子之后,一直都呆在东边,还没有去过西边的酒吧,听说那个酒吧很乱,都是一群小混混,再加上这深更半夜的,我心里确实有点怕。

一路往西走,还隔了老远我就能看到酒吧那边闪烁着的七彩霓虹灯了,咚咚的节奏晃得仿佛整条路都在震。

小刘心里苦啊,小刘心里慌。


我本来想到门口敲敲门让酒吧里面的人出来拿,但我现在发现我想多了,别说敲门了,我恐怕把门砸了里面的人都听不见。

我只能悄悄推开门走进去。

很好,刘学煌,你做到了,人生中第一次进酒吧成就达成。

前台灯亮着,居然也没有一个人。

这可怎么办,我除了知道这家酒吧老板叫老万,我根本不认识一个人啊。


进门左手边有个长长的黑黑的走廊,走廊通向的地方闪着彩灯,大概是音乐的来源。

去那边总能碰到个人吧,我这么想着就走了过去,刚一踏进那个房间,巨大的音乐声就震得我有点发懵,我不知道我在门口杵了多久,直到有个人重重的拍了一下我的肩膀。

那个人个子比我还矮一点,戴个眼镜,张大嘴似乎是在跟我说什么话。但是不好意思,我实在是听不见。

然后他居然一把薅过我的耳朵,在我耳边大吼。

打扰了,你吼了啥我还是没听清,我只听清了“老范”两个字。

老范?那不是我们餐馆老板吗,那这个人应该就是酒吧老板老万吧。

于是我也揪过他的耳朵对他大吼,你是老万吗?

他点头了。太好了,我可算找到人了。

我迅速把手里的两盒土豆丝盖饭塞给他,转头就想走。

谁知道他居然接过土豆丝就随便放在了一边,然后一把揽住我的脖子就把我往里面带。

我人生中第一次意识到,长得矮可能还不是最致命的,长得矮而且甚至还没比你更矮的人有力气才是。

于是转眼之间,我就被带到了酒吧最角落的沙发中间,旁边坐着的是一群……

一群……

一群……

行吧,我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形容她们长相和衣着的姐姐们。

酒吧老板又在声嘶力竭的吼着什么,但是原谅我实在是听不清。

老万这是看我晚上太辛苦,所以要感谢我一下?

就这么理解吧,那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我虽然没怎么喝过酒,一两杯应该还是没问题的吧,而且这个酒看起来五颜六色的,喝起来也像果汁,应该没什么度数。

但是……为什么我喝着喝着,不仅听不清老万说什么,连音乐声也听不太清了呢……

我觉得现在眼前弥漫着五颜六色的泡泡,泡泡别飞走啊,我要把你戳破……

哎呀戳泡泡好开心呀,哈哈哈哈哈哈哈。

老万你说什么?什么女朋友?

哦对了,我男朋友是这条街最靓的仔!

嗯???我为什么突然身子一轻???

我也变成泡泡飞起来了吗??



实在是没写完 分2p吧

后面有奇奇视角和老万视角

睡了睡了 希望大家喜欢

【杰笑】即便我爱你

第一次发文 拖拖拉拉写了很久的一篇

BE预警 ooc预警 时间线混乱

有点烂尾 还是希望大家喜欢


又是一年盛夏。

夏天是一笑最讨厌的季节,没有之一。因为体虚的他在空调房中穿少了就会着凉,穿多了又会太热,让空调都失去了意义。

但夏天又是让一笑很难忘的季节,因为在上一年的夏天发生过太多事情,认识了太多人。

是去年夏天吗?一笑在收拾东西的间隙站起来喝了一口冰红茶,伸个懒腰努力回忆。

是啊,才过去了一年,为什么有的人认识一年就好像已经一起走过了半辈子呢。

他悄悄探出头去看卧室门口瘫在椅子里的男孩,不到十八岁的年纪,身体还没有拉开,小小的窝在电竞椅里,脸也是小小的。

可能是冰红茶有点太凉了,也可能是转会期积攒这么多天的忧虑终于在这一个瞬间汹涌而来,一笑看了一眼就突然觉得身心由内而外的难受,胃和心仿佛一起在颤抖。

他用手撑了一下门,这痛苦却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够缓解的。一笑看着电竞椅中那个小孩闭着眼睛仍然紧皱的眉头,觉得自己大概是找到了这难过的真正来源,于是转过身去,关上了卧室的门。

 

他想起昨天傍晚的场景。

盛夏的六点钟,太阳是不会落山的。阿杰和一笑站在俱乐部后门边,那是他们以前训练间隙常常出来放松的地方,是只有他们两个的地方。

矮个子的男孩铁青着脸质问:“你为什么要退役?你为什么没有跟我商量?”

“就是,你也知道,我身体不太好……就,扛不住了呗,打不动了……怂了,我怂了行不行,保命要紧!”

一笑也没能完全坦然接受现状,却还是努力想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轻松一点,但这调侃式的回答轻而易举地点燃了小孩。

于是就开始了冷战。

 

其实这种互相不说话的冷战很快就会失去意义,因为下午一笑就要搬走了。以后连面都难得见上一次,不再联系似乎也会慢慢变得理所当然。

一笑靠在卧室门上,轻轻揉着自己的胃。

太痛了。现在想想以后的日子都觉得这么痛,从此以后生活中少了一个人,那个陪着自己吃饭睡觉打游戏无所不谈的人,那个笑起来眉眼弯弯会往自己怀里钻的人,那个,那个已经被他轻轻捧起来放在心头上的人。

就算告诉自己总有一天要习惯没有他的生活,如果就这样生着气分开,还是不甘心的啊。

一笑皱着眉,正想着要如何去哄一哄,身后的门就被叩响了。

“老头,我有话想跟你说。”

阿杰的声音闷闷的,从门外传来。

一笑努力压下身体的不适,调整出一个大大的笑脸。然而他僵硬的笑脸和准备好的俏皮话,都在看到门口眼睛红红的人的一瞬间憋回了肚子里,只来得及麻木地接住扑到怀里的小孩,同时把屋门关上。

“一笑……对不起,是我的问题,我操作不行……我太菜了,我回去自己加训……不,我以后都不不上场了好不好……”

怀里的男孩声音微微颤抖着,反反复复地说着这么几句话。一笑一时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他以为阿杰又是来质问他的,却被小孩突如其来的脆弱搞得更加手足无措。

自顾自地说了很久,似乎是因为一笑没有什么回应,阿杰终于也安静下来,但仍然是保持着进门后就扑到一笑怀里的姿势。他们两个人的身高没差太多,阿杰把脑袋埋在一笑胸前,身体就不得不稍微前倾着,腿也没有完全伸直,整个人的重量几乎是全部挂在一笑身上。

就像阿杰现在,孤注一掷般地想要把所有的过错都揽到自己身上,而把最后的希望交给这个他现在依靠着的人。

“一笑,你能不能别走?”

他还是问出了这句话,这个现在看来已经失去意义的问题,在怀中那个人的嘴里低低地说出来,一笑觉得竟仿佛是用最滚烫的烙铁烙在心头上,那种震慑与痛苦会让人瞬间麻木,痛得让他忘记了应该马上躲开。

“阿杰,你先起来。你听我说。”

一笑一开口,自己先被自己嘶哑得不成样子的嗓音吓了一跳。过了好一会儿,阿杰仍然是没有动,直到安静了太久,他犹豫着不知道是不是应该重复一遍的时候,小孩终于放开了他。一笑看着他自己站好,头极低地垂在胸前,脸上的表情看不清,但一笑知道,他不戴眼镜的时候眼神该是慵懒而迷离的。

我真是个混蛋。一笑心想。我怎么能把他弄得这么伤心呢。他还是个这么小的孩子,他这么好,他还有绝佳的天赋和大好的前程。

但这一次阿杰同样没有给他想好说辞的时间,突然就像是做出了最重要的决定一般猛地又向前一步。一笑被他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搞得有点懵,不知道这个孩子又要干些什么,突然被阿杰大力一拽,后背一痛,竟然就这样猝不及防地被阿杰转身按到了门上。

但尽管是这样壁咚的姿势,阿杰却还没有抬头和一笑直视,而是又整个人压在了一笑身上,双手环过一笑的身体撑住门,脑袋放在一笑的右肩上,侧脸几乎是紧紧地贴着一笑的脖子。

一笑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听到心里有个声音在狂喊,不能就这样发展下去,这样不行,必须要马上推开阿杰。但一直到额头都出了一层薄汗,他还是没能抬起手,甚至内心里有强烈的另一种渴望,他非常想知道阿杰接下来会说什么、做什么,尽管在这种情况下,他几乎不可能做出理性的回应。

直到他终于听到阿杰开了口,说话间鼻息就喷在他颈侧,让他也有些颤抖。

“一笑,我喜欢你。”

“你是不是也喜欢我?”

 

在一笑那些光怪陆离的梦里,无论是梦回年少时只身一人外出打工的困苦,还是梦见自己站在被千万人簇拥的舞台上捧杯,梦中总会有那个人的身影。一笑不知道从何时起,就已经无法控制自己对阿杰的感情,他一直小心翼翼地将自己这不敢与外人道的心思藏住,期望有一天它会自己消失,或者找个合适的时机抖出来拼一把。

但无论如何,现在都不是合适的时机,若他真与阿杰在一起,那偏执的小孩恐怕会直接和他一起离开职业舞台,这不该是他职业生涯的结局。

可是他说他喜欢我,这大概是这个不怎么幸运的夏天,最让人刻骨铭心的幸运了吧,一笑想。

于是,尽管他心里的声音狂呼着,是,我喜欢你,你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我从很久很久以前就开始喜欢你了。

说出口的却是。

“阿杰,别闹了。”

然后一笑仿佛又一定要为自己的这句拒绝找一个更合适的理由,于是他又说:“我知道你根本就不喜欢男的。”

“我是认真的,一笑,我真的喜欢你。想和你在一起的那种喜欢,你别走。”阿杰的声音软软的,直往一笑心里钻。

一笑后来一直都想不明白,自己是怎么在那样的情境下保持冷静并且说出一堆胡言乱语的。但他当时一张嘴,就是一套一套的大道理,告诉阿杰他只不过是因为自己要走了心里难过产生的错觉,告诉他他还太小有点分辨不清喜欢一个人和把他当好朋友的区别,告诉他他真正喜欢的肯定是一个有胸的漂亮姑娘而不是一个大老爷们儿。

一笑现在想来,都觉得那些话太伤人,对一个满心都是要把自己喜欢的人留下来,不惜放下自己的骄傲来求他的男人来说,比不接受这份感情来的更严重的,就莫过于像他那样将这份感情贬得一文不值了。

但幸好,那天阿杰并没有忍受完他的胡言乱语,在他的几句混账话之后就直接离开了。他出门的时候眼里已经没有泪了,但眼睛还是红的,卧室的门被他摔的震天响。

 

下午一笑走的时候,阿杰没有来送他。其他的队友似乎都猜到发生了什么,默契地都没有开口问。

车缓缓开走,一笑一直回头看。想着这个他生活了一年多的基地里的每一个角落,想他和这群队友曾经相依为命的一个个瞬间,还有那个他被他亲手推开了,以后可能再也找不回来了的人。

直到车拐过转角,再也看不到了,一笑才转过身来。

同时手机亮起,一条微信消息发了过来。

阿杰:我会证明给你看,我知道什么叫喜欢一个人,我也知道自己喜欢的是男人还是女人。

 

阿杰难得没有拖拖拉拉,他的证明来的迅速而凶猛。

看着电脑屏幕,一笑心里如针扎般的疼。

黄伟杰,你是真的狠啊,你是认定了我有这么喜欢你,才不惜用这样张扬的方法来刺激我。

Kpl导播镜头中的阿杰,亲昵地坐在诺诺旁边,笑着跟镜头打招呼,解说配合地起哄着他们两个的关系。

可是,即便你这样试探我,即便我是真的很伤心,即便我现在就想冲到你身边把你抢回我怀里。

一笑面对着直播间几万的观众,沉默了大概两秒钟,无视了所有关于阿杰的弹幕。

“我们继续分析一下这两支队伍之前的数据……”

即便我爱你,我也不希望再留在你的生命中阻碍你。

老头和小孩的故事,到这里就可以啦。